关于计算机自我效能感测量的研究综述

李 融,张宏亮

(温州广播电视大学,浙江 温州 325000)

摘 要:计算机自我效能感(Computer Self-efficacy, CSE)是心理学家班杜拉"自我效能感"理论在计算机的学习、培训、课程设置、用户体验研究等信息技术教育领域中的应用.本研究回顾以往关于计算机自我效能感测量的相关研究,从三个发展阶段对计算机自我效能感测量研究进行综述,最后总结和展望了这个方向的研究.

教育期刊网 http://www.leecom.com.cn
关键词 :计算机自我效能感;测量;信息技术教育;综述

中图分类号:B84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60X(2015)03-0125-03

基金项目:温州城市大学社区教育研究课题重点课题(csdx-sjz09);温州城市大学社区教育研究课题规划课题(csdx-sjg05);浙江省教育厅规划课题(Y201328413);浙江省教育科学规划研究课题(2014SCG344)

1 引言

“自我效能”最早是由美国著名心理学家班杜拉在于20世纪70年代提出,随后在研究者们大量实证研究的基础上不断得到丰富和发展,目前已经被广泛应用于教育领域,成为教育界的一个关键理念.随着计算机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研究者们也将“自我效能感”理论应用到信息技术腰疼的原因有哪些教育领域,从而衍生出了计算机自我效能感,Compeau D将计算机自我效能感定义为,一个人对于自己使用计算机完成个某一项任务的能力的自我判断[1],该定义是目前接受最广泛的.研究发现计算机自我效能感对计算机培训、计算机以及信息技术教育、计算机应用(计算机辅助技术等)以及计算机技术接受都有重要影响[2],例如那些拥有较高计算机自我效能感的人对于计算技术焦虑感低,更喜欢信息技术也更容易被影响,拥腰疼的原因有哪些有更高的结果预期并且感到使用信息技术有效性高,对信息技术的接纳性和评价更高,后续在信息技术操作上面表现也比一般人更好[3].由于计算机自我效能感在信息技术领域有重要影响,因此对于它的测量就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国内外研究者们做了大量关于计算机自我效能感测量的研究工作,本文回顾以往关于计算机自我效能感测量的相关研究,并从三个研究发展阶段对计算机自我效能感测量研究进行综述,最后总结和展望了这个方向的研究.

2 计算机自我效能感测量的发展阶段及相关研究

2.1 关注计算机任务难度阶段

这个阶段研究依据计算机使用者能够完成的计算机难度水平来测量他们的计算机自我效能感的水平.

Murphy等人在1989年编制出了计算机自我效能感测量研究历史上具有里程碑作用的量表.本研究通过对414位计算机学习者施测,对量表的信度和结构效度分析,最后确定量表.该量表共32个题项,题项是以“我自信”为主句,采用李克特5点量表计分.研究者通过探索性因素分析得出初级计算机技能(Beginning Level Computer Skills)、高级水平计算机技能(Advanced Level Computer Skills)、主机技能(Mainframe Computer Skills)三个维度[4].该量表每个题目都是针对一项特定的计算机任务,这使得被试在对量表作答的过程中很容易受到先前经验的影响, 而不是出于自己内心的真实评价;同时受限于探索性因素分析本身固有的缺陷,量表所采用的测量模型也有待进一步修正.

Harrison在1992等人对Murphy 1989的研究进行分析.研究者得出了和Murphy量表相似的因素维度,并认为Murphy量表中的初级计算机技能和高级计算机技能代表的是微机技能.此外,研究者还验证了Murphy量表、计算机态度量表、计算机焦虑量表的并行效度,得出了Murphy量表和另外两个量表中等相关的结论[5].

后续研究者例如Torkzadeh、Pauline、Reza等人都直接或者间接在Murphy研究的基础之上进行了进一步研究,得出了项目的因子维度和研究结论,但是不能摆脱与Murphy相同的研究局限.

2.2 关注学习者主观体验的阶段

Compeau等人在1995年将结构方程模型的研究方法代入计算机自我效能感量表(CSES)的开发中,直接从学习者计算机自我效能感特点本身,而不是从计算机任务难度出发进行维度的划分,经过验证性因素分析反复修正测量模型,编制出了计算机自我效能感量表,从而颠覆了传统占统治地位的CSE量表,取得突破性的研究进展.该量表共10个题项,施测过程是让被试对一系列假设情境下的任务进行回答是否能够完成,然后对能够完成的任务的自信程度进行1-10评分,这种方式很好地涵盖了幅度(magnitude)和强度(strength)[1].

Kate Laver等人在2012年对Compeau D 1995年的量表进行修正,编出了老年残疾人计算机效能感量表,使之适用于老年残疾人.Compeau D问卷的题项根据老年残疾人的实际特点修正,并且在问卷的最前面增设了用于排除不具备能力使用电脑的老年残疾人的问题,共10道题项,10点量表计分,研究结果表明该量表具备良好的信度和效度[6].

这个阶段的研究开始将注意力关注于自我效能感这个心理因素本身的特点,以被测试者的主观感受为依据来测量水平.

2.3 关注自身概念内涵扩展和测量对象深化的阶段

Hsu于2001年在计算机自我效能感的研究中不再只停留在计算机技能上,而是上升到对计算机道德层面的研究,将内涵扩展到了计算机使用过程中涉及到的道德伦理,并编制出了道德计算机自我效能感量表(Ethical Computer Self Efficacy Scale).研究者将道德计算机自我效能感定义为个人对计算机使用过程中杜绝不道德行为的自信程度.计算机不道德行为有很多方面,例如使用盗版软件、侵犯他人隐私等,该研究中的量表测量针对个体对自己不使用盗版软件行为的自信程度.该量表分为三个维度:合法使用和保存、劝阻非法共享行为、合法共享软件,共12道题项,采用李克特5点量表计分[7].

Stephens在2006年为了测量商业专业学生和教师的计算机自我效能感,编制出了商业计算机自我效能感量表(BCSE),将计算机自我效能感的研究扩展到了具体某一专业人群.该量表包括了商业专业人群在日常专业活动过程中常用的13类计算机技能,例如处理邮件、文件管理、文件压缩软件使用等,每类技能都包含了题目不一的题项,总共102个题项,采取封闭式回答(是/否)和10点量表计分相结合的方式[8].

James Brown在2007年编制成人计算机效能感量表(CSESA),研究者希望该量表能够作为区分不同主观计算机机能的不同年龄成年人的测量工具,同时也可以应用于计算机课程培训的评估中. CSESA包括计算机硬件效能感、软件效能感和网络效能感三个维度,每个维度12个题项,总共36个题项,釆用李克特6点量表计分,研究结果表明CSESA具有良好的信效度[9].

Thangarasu在2014年在其研究中提出了面向教师的计算机自我效能感的概念,并编制出了教师计算机自我效能感量表(Teacher Computer Self Efficacy Scale),该量表涵盖了教师职业日常教学工作中最常用的6大类计算机操作机能:基础计算机操作技能、Word操作技能、Excel操作技能、PPT展示操作技能、因特网操作技能、教师计算机使用技能,每一类技能包含11个题项目,共66个题腰疼的原因有哪些项,采用李克特5点量表计分.该量表针对专门职业进行编制,为今后其他不同职业计算机自我效能感量表的编制研究提供了借鉴[10].

这个阶段的研究在继承关注学习者主观体验阶段的研究理念的同时,开始对计算机自我效能感概念的内涵进行不断扩展,同时将测量工具的研究深化到了专门针对商业专业人群、成年人、教师职业等特定人群的测量.

2.4 国内关于计算机自我效能感的研究

李宏利在2004年对国外的自我效能感(Computer Self-efficacy, CSE)研究进展和CSE对计算机操作的重要影响进行了综述,该文章希望通过对国外研究的综述,为国内研究者展开对CSE心理学研究提供启示.文中探讨了CSE的分类问题,在原有CSE分类(一般CSE与特殊CSE)基础上,提出了软件CSE与硬件CSE,最后讨论了影响CSE的各个变量以及这些变量间的关系[2].

王靖在2010年编制出了国内文化背景下的大学生计算机自我效能感量表,作者在对1986-2006年间CSE研究历程的梳理和分析中,延续Compeau D等人的研究理念,从学习者本身出发将CSE划分为三个维度:幅度(magnitude)、强度(strength)和普遍度(generalizability),并在此基础上编制题项.经过3稿的修改,最终形成大学生计算机自我效能感量表,3个维度腰疼的原因有哪些,16个题项,釆用里克特5点量表计分[11].

张中科在2012年编制出了大学生计算机应用软件自我效能感问卷,将CSE的研究内涵扩展到了应用软件,而不止是局限于原有的硬件、网络、特定人群等等.该问卷包含3个维度:控制效能、操作效能和学习效能,总共24个题项,采用里克特5点量表计分[12].

其他国内研究者对计算机自我效能感量表也进行了相关研究,例如衷克定在2007年采用Barbeite 2004年的CSE问卷做了针对国内在校大学生特性的修正,并对计算机自我效能感的影响因素进行了探究[13];陈秋珠在2012年中小学生网络自我效能感问卷进行了初步编制[14];孙先洪在2013年在研究中采用Albion 2001年和Mills 2003年的CSE问卷做了针对高校教师进的改编和信效度检验等[15].

国内近几年已经有不少关于计算机自我效能感测量的相关研究,但是主要集中于学生群体,尤其是大学生群体,研究前较窄,研究也不够深入.

3 总结与展望

总的来看,国外关于计算机自我效能感测量的研究已有了20多年的时间,经历了三个研究发展阶段,目前已经有了较成熟的量表其中包括许多针对特定人群的量表,但在国内文化背景下不并不一定适用.国内尽管对计算机自我效能感在近几年已有不少研究成果,但是目前研究对象单一,主要以大学生群体为主,并且目前还没有一个被大家广泛接受的测量工具.因此对于国内的研究者们来说,未来应该对国外成熟的量表进行更多的本土化研究,或者在自我效能感理论和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开发适合我国文化背景的计算机自我效能感测量工具.同时在计算机信息技术对各个领域和人群带来深远影响的背景下,未来研究者们应该开发出符合时代背景发展的计算机自我效能感测量工具,例如在社会在入移动互联网的背景下,开发移动设备的计算机自我效能感量表,探究移动设备自我效能感的心理结构,以及与传统计算机自我效能感的差异;老龄化趋势日趋加速的国情下,开发针对老年人的自我效能感量表,研究和帮助计算机老年学员等等.

教育期刊网 http://www.leecom.com.cn
参考文献

〔1〕Compeau D. Computer self-efficacy: Development of a measure and initial test. MIS quarterly[J].1995,19(2):189–212.

〔2〕李宏利.计算机使用中的自我效能感[J].心理科学进展,2004,12(4):561–566.

〔3〕Kher H V., Downey JP, Monk E. A longitudinal examination of computer self-efficacy change trajectories during training[J].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2013,29(4):1816–1824.

〔4〕Murphy C a., Coover D, Owen S V. 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the Computer Self-Efficacy Scale. Educational and Psychological Measurement[J]. 1989,49(4):893–899.

〔5〕Harrison AW, Rainer RK. An examination of the factor structures and concurrent validities for the computer attitude scale, the computer anxiety rating scale, and the computer self-efficacy scale[J]. Educational and Psychological Measurement. 1992,52(3):735–745.

〔6〕Laganà L. Enhancing the Attitudes and Self-Efficacy of Older Adults Toward Computers and the Internet: Results of a Pilot Study[J]. Educational Gerontology. 2008,34(9):831–843.

〔7〕Kuo F Y, Hsu M H. 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ethical computer self-efficacy measure: The case of softlifting[J].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2001, 32(4): 299-315.

〔8〕Stephens P. Computer Self Efficacy Scale: Accseement of The Computer Literacy of Incoming Business Students[J]. 2006,34(1):29–46.

〔9〕Brown J. Developing and Using a Computer Self-Efficacy Scale for Adults[C]. In: 24th Annual Conference on Distance Teaching & Learning. 2008:1–5.

〔10〕Thangarasu S, De Paul SV. 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Teacher Computer Self Efficacy Scale[J]. Journal of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 2014,19(1):33–39.

〔11〕王靖.大学生计算机自我效能感问卷的开发与应用[J].开放教育研究,2010,16(2):90–97.

〔12〕张中科.大学生计算机应用软件自我效能感问卷编制及其特点研究[D].西南大学,2012.

〔13〕衷克定.大学生计算机自我效能感及其影响因素的研究[J].理论探讨,2007,5(169).

〔14〕陈秋珠.中小学生网络自我效能感问卷的初步编制[J].中小学电教,2012,(11):103–106.

〔15〕孙先洪.信息技术与大学英语课程整合中的教师计算机自我效能研究[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3.

浏览次数:更新时间:2015-09-24 13:41:52
上一篇: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发展趋势的探讨
下一篇:计算机应用型课程中问题驱动学习的教法探讨
网友评论《关于计算机自我效能感测量的研究综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