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苹果树感情深

刘志俊

我对苹果树特别有感情。我爱她,感激她,因为她给我和我们村里的人带来了荣耀和幸福,带来了洗衣机、电冰箱,带来了现代化的灶具,带来了两层小楼,带来了出门行走的水泥路,带来了村中央的健身广场……我常常给我的孩子们说:“你们看的电视,是从苹果树上‘摘下来’的,夏天用的电风扇,冬天用的电暖器,包括你们上大学的学费、生活费,都是一点点从树上‘摘下来’的”。你说我对苹果树的感情有多深!

我们村是礼泉县栽培苹果最早的村,从1957年就开始了。当时,一个老务果人在自家地里栽了桃、李梅、梨、苹果,1958年人民公社后,大队就有果园60亩,其中苹果园30多亩,品种有青香焦、印度、国光等。儿时的[本文来自于www.leecom.com.cn]我,曾同小伙伴们爬进果园,偷吃过半熟桃和青梅。文革中,我回到村上当了会计,清理了队上多年没人管的账,并完善了相应的制度,后被群众选进革委会。1968[本文来自于www.leecom.com.cn]年,在“抓革命,促生产”的指示下,我们大抓果园建设,建苗圃10多亩,奋战了1年,1969年全大队劳值由0.36元提高到0.95元,把从成立人民公社以来长期拖欠的劳值一次性发放完,免了军属当年在生产队的口粮欠款,干部群众的售心一下足了。

由于对果园的好效益有了认识,村上果园的面积很快扩大到100亩,技术人员增加到6人,人们高兴地说,“一亩园,三十亩田”。1970年,大队的劳值首次突破l块钱,达到1.05元,年终把对社员所有的劳值欠款发放完后,还余下2万多元。于是,村委会研究决定给社员家家通电,灯不收费,磨面不收加工钱,还筹建了小学校,一时轰动了全公社,大寨典型在乾县开出了第一朵红花。我也成了一时的红人,被派往大寨村参观学习,还去了北京、七里营、刘庄等。

可未曾料到的是,当我从大寨参观回来时,批我的大字报一下子贴满了公社院子,我还在党员会上被开除党籍,停了职务。然而,我村的果树产业仍然继续发展,声势更大。到土地承包后,由于有前面的甜头,群众就自发地把大多承包地建成果园,也带动全镇果园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

开始农户销售时都是靠篮子提、小车推、担子挑,走乡串户,大声吆喝。那时村上的钉锅匠就是现在的“果品经纪人”,他们先是给托儿所、幼儿园送苹果,给学校送苹果。到上世纪80年代,就有客商上门来收苹果,现如今,合作社推行标准化生产,不少果农开始在网上卖苹果。

总结我们村苹果产业的成功经验,一句话,顺着时代潮流走,时髦的说法,就是与时俱进。不管开始的自留地、大集体,还是后来的个体、合作社规模化,它都是顺着潮流的方向,向更高层次发展。所以,展望以后的苹果产业,也要按着这个路子走,不仅要面光、个大、色好,甜酸适口,还要绿色无公害。这几年,我们村苹果都是高价出售,而且是方圆几十里售价最高的,在绿色务果上我们比别村先走了一步。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01-03 17:39:42
上一篇:猕猴桃机械化生产技术
下一篇:猕猴桃七八月管理技术要点
网友评论《我与苹果树感情深》
相关论文
Top